• 第三代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之旅

  • 告别不孕之症

    拥有如意宝宝

  • 北京试管婴儿

    7*24小时为您服务

  • 专业试管顾问

    定制专属试管方案

当前位置:主页 > 天津助孕包男孩 >

39岁做试管成功率高吗&我要自己找代孕&生命岂可一“代”了之!中介、客服、

发布时间:2022-08-07点击:704次

供卵需要几代试管,家恩医院能供卵吗,供卵移植群,

每日商报讯

“恭喜西安王姐成功当上奶奶,新年的第一天,晚上10:36分出生7斤整男宝贝!”

“恭喜山东客户终于迎来了5.9斤大胖儿子的诞生”

“孕妈孕检七个月,龙凤胎已经七个月了呢!安安静静等待与父母见面”

在某国际生殖中心的网站里,233个代孕成功案例被陈列在主页中,在主页的一旁,客服的邀请对话信息不断闪烁。

“信号塔”(网名)是这家代孕机构的工作人员,从业两年来他一共接待了70多位夫妻,其中有5对最终选择了代孕。他介绍,这些家庭中有一部分人选择代孕的原因是无法生育,另一部分人则是因为家中已经有孩子,但没有男孩。

“我们做的就是帮助这些家庭获得孩子,而且这些家庭在孩子的孕育过程中完全不需要担心,只需在孩子出生时享受喜悦即可。”

“信号塔”所表述的仅仅是代孕的一个方面,在这家国际生殖中心的网站上,

代孕服务共分为A、B、C、D、E、F六个套餐,收费从16.8万元至108万元不等,其中A套餐为试管婴儿服务,不需要代孕妈妈介入,其他套餐全部都借助孕妈来完成。

“套餐价格不同,享受的服务也不一样,以F套餐为例,这个套餐可以为客户定制卵子提供者,比如客户可以提出卵子提供者的受教育程度、长相、性格、血型,甚至可以选择海外女性作为卵子的提供者,除此之外我们还将帮助客户筛选出基因中遗传病最少的卵子提供者。”信号塔说,

“对于部分女性客户,我们也可以提供优质男性精子提供者的各项信息和资料。”

卵妹:以为只是一次正常排卵

没想到引发了器官感染

在与客户的介绍中,“信号塔”使用志愿者来称呼卵子的提供者,但在行业内,这些提供卵子的女性却有一个相当物化的名称:卵妹。对于这些卵子的来源“灯塔”也并不避讳。“有的是人愿意出售自己的卵子,其中不乏大学生,甚至还有人靠这个门路买了名牌包和新款手机。”他说,

“在行业中有专门的中介介绍这些卵妹来机构接受促排卵和卵子冷冻,大多数的客户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不愿意和卵妹们见面,只有少数的高端客户需要与卵妹面对面的沟通。因此大多数卵妹只需要留下自己的卵子即可。”

究竟是谁在出售自己的卵子呢?

一位网名为“喜孕”的卵妹中介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大学城周边的女厕所、酒吧的洗手间、网吧的卫生间就是最好的广告场所,在这些地方贴上一张招募捐卵的宣传卡片,一般卵妹捐卵一次只要10天左右的时间,收入可以达到一两万元。这些来捐卵的女孩子大多消费较高,有些是欠了网贷无力偿还,有些是想换新手机买名牌包但囊中羞涩。”

“喜孕”介绍,自己的微信中添加了数百个愿意持续提供卵子的卵妹,这些女性基本都是本科以上学历,生活在一二线城市。

然而对于捐卵的女性来说,主动联系的那一刻就是噩梦开始的时候。杨莉(化名)就是在这些小卡片的诱惑下找到了卵妹中介,直到现在她还在接受治疗。她说:

“我就是被中介的小卡片吸引的,当时我正好手头缺钱,就去做了捐卵,对方告诉我就像例假一样,不会有不适感。在见面后,中介带我去了一个居民楼做了检查,然后在例假第二天开始又带我连续打了十天的促排卵针,最后就在另一个居民楼里做了手术,手术做完之后,我就感觉腹部很疼,对方说这是正常现象,给了我一万多元劳务费。后来我发现腹痛越来越严重,去医院就诊后被诊断为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需要长期治疗,我现在很后悔。”

孕妈:怀孕之后就锁在小屋子里

10个月无法出门

对于“杨莉们”来说,捐卵的伤害可能伴随终生,而对于孕妈们来说,为人代孕索要承受的是来自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在一个名为代孕受害群里,一位网名为“梦花开”的人自称曾帮助别人做过孕妈。

39岁做试管成功率高吗&我要自己找代孕&生命岂可一“代”了之!中介、客服、

“我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在工作了,我没什么文化,经人介绍就做了这个行当。”

据“梦花开”介绍,她是在老乡的介绍下当上代孕妈妈的,第一次做代孕妈妈时,机构的负责人在一个小诊所为她做了受精卵植入手术,随后她就被带到一个居民楼里。

“一间六七十平米的房间里住着4个和我一样的代孕妈妈,有些已经快到临产期。我们除了去孕检之外,其余时间都在这个房间里,9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基本没有与外界有过交流,即便是去孕检的时候,也有专人在身边看护。”

为了让代孕妈妈的家人不产生怀疑,机构会让代孕妈妈定期给家人发送信息,不过所有信息都由机构的看护人员提前编辑,内容大多为在某地打工,无法经常联系家人等。“如果遇到必须要语音对话时,身边也会有专门的看护人员监督,一旦有问题就会掐断网络。”

据“梦花开”回忆,在代孕期间,绝对不能进行剧烈运动,也不能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只有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机构害怕代孕的孩子流产,之前曾经有代孕妈妈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最后不仅劳务费没拿到,还被机构恐吓。”

她说。

而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仅是一个方面,因为代孕而引发的各种纠纷也给这些代孕妈妈带来困扰。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妇产医院主任医生认为,这种以手术植入方式着床的代孕有一定几率激发人体的免疫排斥,这种免疫排斥将催动人体的免疫力攻击受精卵或胎儿,所以这些机构为了维持胎儿的稳定会对代孕妈妈采用药物干预。“这些药物基本都含有激素,会很大程度扰乱人体本身的激素平衡,除此之外一些配合性药物也有可能对代孕妈妈产生代谢压力,有些药物剂量没有把握好的,还有可能导致胎儿畸形甚至流产。”

据新京报报道,去年7月,郑州一位女士为还贷款去做代妈,结果手术失败,其不仅未能如约拿到报酬,还引发卵巢囊肿等问题。另据广东广播电视台报道,一位代妈怀上双胞胎,但早产被送入急救室,客户、中介均拒绝支付医疗费,导致无法出院。在整个高达近百万元的代孕费用中,这些代孕妈妈所能拿到的收入仅为1/3左右,如果是高端的定制代孕,她们所能拿到的钱将更少。

试管可以选性别吗

机构:跨国代孕躲避打击

最怕遇到弃婴和退单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不少代孕机构的经营方式为国外注册,国内经营,打着生殖健康的旗号从事代孕的勾当。

成兰(化名)是另一家生殖机构的产品顾问,她在介绍代孕时提到,自己所在的机构总部设在柬埔寨,在泰国也有分公司设立,除此之外在武汉、广州等地还有办事处,每年要为上万对夫妇做代孕服务。

“一般我们建议客户前往海外的分公司,那样对于大家来说都更安全。”

根据成兰发来的资料,记者发现这家机构在国内的网站由武汉一家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管理,据天眼查App查询的结果显示,这家武汉的公司曾有多起诉讼,按照诉讼判决的内容来看,该公司从事的正是生殖和代孕相关内容。

代孕流程图

在成兰的介绍中,代孕已经是一门可以跨国经营的生意,在美国、俄罗斯的部分地区,代孕并不被法律禁止。成兰这样为自己辩解,“为了能保证双方的利益,代孕服务的付款采取分段式进行,以108万元的高端定制为例,在受理了客户的代孕需求后,我们会要求客户先提供两万元的定金后进行签约,在促排卵阶段,客户需要支付23万元用于挑选卵妹和各项手术费用,在代孕妈妈怀孕3个月后,客户需要支付30万元,当怀孕5个月时,客户需要再次支付30万元,在孩子出生后,客户需要支付最后的23万元,至此整个代孕完成。这样的收费方式是为了避免发生客户中途取消代孕或着退单、弃婴的风险。这也是我们机构的自保方式。”

司法:多部门明确代孕为黑产

将严厉打击

供卵在哪里排队

对于代孕这一现象,早在2001年,原卫生部就陆续制定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等规章,以及《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人类精子库伦理原则》等规范性文件,

对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人类精子库的管理以及相关权利义务作出了规定。据光明日报2月6日第7版刊发的评论来看,上述文件均停留在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的层面,立法位阶较低、效力层次不足、处罚力度较弱。与此同时,随着技术的创新与发展,许多实践中产生的新问题未得到明确的规定,现有立法“力有不逮”,存在大量的立法空白。正因如此,学术界及实务界一直呼吁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纳入法律层面予以规制。

在该评论中,西南政法大学教授王怀勇和博士研究生宋二猛认为,对于当前的代孕现象,国家应当结合管理实践中所存在的代孕、精子卵子买卖等违法违规问题,补齐法律制度的短板,将现行的部门规章及规范性文件上升为行政法规或法律,增强法律制度的可操作性。另一方面,应在刑法中增加关于滥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罪名,对于利用该项技术从事严重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行为设置严厉的法律责任。

1月19日,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了《关于赋予单身女性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权利,切实保障女性平等生育权的提案》的答复

。该答复中称,为单身女性冻卵不符合我国法律法规有关规定。主要有3方面考虑:应用卵子冷冻技术存在健康隐患,为延迟生育为目的的卵子冷冻技术应用在学术界依然存在较大争议,严防商业化和维护社会公益是辅助生殖技术实施需要严格遵循的伦理原则。

对此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少军认为,代孕行为将代孕妈妈的肚子(子宫)当作可以交易的孕育工具,完全超出了社会大众的道德认知底线;其次,代孕婴儿出生后,代孕婴儿将面临法律上的难题——究竟谁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他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母亲呢?医学意义上的母亲、法律意义上的母亲究竟如何区分,婴儿也好社会大众也罢,又有谁能搞得清?这是一般的社会伦理所无法接受的;第三,假设怀孕中胎儿被查出存在缺陷,代孕妈妈与卵子提供者二者处理意见不一致该如何处理?生下来的婴儿,卵子提供者不愿意领回去,又该如何处理?第四,代孕婴儿被当作有价商品进行交易,也侵犯了作为人的最基本的人身权利——人格权。因此,目前在我国,商业代孕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无论是伦理道德层面还是法律层面都是不被允许的。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0年12月7日,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法院对李某某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用于代孕生子一案做出判决,对被告人李某某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一款及第六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李某某犯收买被拐卖的妇女罪,判处拘役五个月。

除此之外,在2020年7月6日,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也对石勇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组织代孕一案做出判决,被告人石勇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解读中国的合法供卵,国内助孕,代孕那里较好,性别由男决定还是女,不孕不育症,

参考资料